鬼谷子的性情天真纯良,对大陆和世界充满探求的渴望。于是在没有任何同伴的情况下,踏上前往北方的路——本意仅仅是想拜访史书里记载的旧墟。不幸中途迷失方向,误入陌生的峡谷。

“眼前是规模庞大的战斗遗痕,仍能分辨出四散的古老机关核心与萦绕的魔道之力。在仔细的以脚步丈量峡谷后,发现了高耸的雕像:超智慧体。先民们建造它,歌颂超智慧体的胜利。可经历漫长时光后,植物和泥土反过来又试图将这峡谷掩埋。就在这里,我分辨出新的声音:它似乎与魔道相通,却并非魔道;它微弱得难以感知,却纯净而深不见底。”

怀着疑问,他离开这峡谷。又过了许多年,他的渊博被人们所熟知。那时候人类的君主掌握了越来越大的权力,而超智慧体的力量陷入衰退。于是,超智慧体的当权者开始谋划建造最后的奇迹:“转生之术”。许多饱学之士被召集到了起源之地,这学者也在其中。

因为奇迹的建造,王者大陆智慧的根源时隔多年后向人类打开了大门。学者兴奋极了,他终于有机会去了解青年时曾感知到的那股力量。他认为,这一定就是传说中的知识根源。

可他越是研究,越是疑惑:这世间万事万物的来历,百种千回的因果,真的一如超智慧体所言吗?为何自己从魔道中汲取的,和过去自峡谷中聆听到的,并不完全相同?

恐怕是学问还不够精深,对知识的理解还不够透彻吧……他一心要寻求到答案,专心投入奇迹的建造。之后,千载难逢的机会降临:封神战争的爆发,当权者的隐退,战乱流离令所有人卷入灾难。他逃离了起源之地,追随他的,还有同样致力于建造奇迹的其他人。

他们在僻静而避世的大河流域,在森林和流水的环绕下,继续研究……不知道过去多少年,被所有人遗忘的地方,他们似乎真的实现了不可能之事:完成“转生之术”。这是所知的靠近知识根源的唯一办法了。

于是,奇迹的建造者,以这位学者鬼谷子为首——一个接一个接受了转生之术的洗礼,并拥有了神明般强大的力量,一道不可思议而危险的大门被打开了。

鬼谷子感受到不安。他从奇迹里看到了一个可怕的世界。这使得他对自己的造物产生了怀疑。但他刚刚提出疑问,就几乎遭遇不测:奇迹完成后,作为领导者的他已经没用了。他的弟子们现在想要独霸奇迹,完全不能容忍任何对奇迹的质疑。为了保住性命,他不得不逃离。

很长时间里,他风餐露宿于大河畔的森林,拼命朝渺无人烟的沼泽深入。他好像又回到了青年时代,独自的旅行中。在没有注意到的时候,连行路的手杖也萦绕着萤光。他称它们为“玄微子”。玄微子们与这人类的博学者亲近,它们引领着他跋涉。直到有一天,当他从藤蔓的保护下苏醒时,又听到了声音:自然的轻语,它似乎与魔道相通,却并非魔道;它微弱得难以感知,却纯净而深不见底。它是这个世界的法则之一。不是知识根源,不是超智慧体,就是脚下这片土地,这片森林的法则和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