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静点,就听会歌,开心的站旁边想自己的事情。晃晃双腿,排除毒素。

一样的行事,一样的作风。我不相信任何人,这是我的作风。如果想让我相信你,得说人话。不管你们各自说什么,承认还是不承认,事实是你们确实很像。这也证明了这个世界是个普遍联系着的世界。有我不懂的一个人,那么就说明也有我不懂的一群人存在。有一个懂我的人,那就肯定有懂我的一群人。

我的好奇心使我不断地想了解各种人的心理。但当我身置其中,还是有点想不懂。其实只要我身出其外也许会很简单。但有时自己身边出现了却不那么愿意承认。

​  有人说性本善,也有性恶说,还有白纸说。在我看来,每个人都具有一个骨子里与生俱来的天性。比如有的人并没有受什么教唆或环境影响,但却天生好偷。当然,后天因素也很重要,会改变某些人。但是并不是都起作用的,一个受后天环境影响的人,不管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至少是一个对人和世界有一定感知力的有心的人。我认为一个杀人犯有时往往却是最懂感情的人。而一个看似幸福的妻子,有可能只是一个移动的植物。不过也可能是我自圆我的理吧。对于人,我还有很多迷惑的东西。我偶尔会变态地挑逗一下那些行尸的神经。如果可以解剖,或许可以从神经和遗传学上给出一定的合理解释。对于自己我还是蛮自信的,我看不透的,估计心理学家也说不出什么。

说到心理学家,我认为不是人人都能称的,必须是有一定心理疾病或有点变态的人才能真正学好的。一个正常的人学心理完全只能是在当科普来读。还有一类人,演技特别好的演员,也应该学点心理学。特别入戏的话,不同角色的转换,很可能会陷在一个影像中,甚至忘记了自己是谁。所以有必要学点心理学来调节下自己的心理。

现在有很多心理咨询部门,医院。心理咨询治疗是一个很赚钱的行业,有病的人越来越多了。但如果太忙于钱了,我认为终究还是做不好。一个研究心理的如果去为了钱每天奔忙,其实已经丧失了对心理的触觉。只有每天都有一定时间静下心来想想的人才可以很好地延伸和扩展自己的心。做一个好的心理学家是痛苦的,但做一个懂点心理的生活学家是快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