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化,就是天台宗佛教中国化的主要标志之一。

(二)祖师与宗祖的关系

中国佛教八大宗派都有一个酝酿、创立与发展的历程,其思想源头均可上溯印度佛教,再历经数代中国祖师的弘扬,最后由实际创始人在隋唐时期创宗立派。此前与八大宗派源流相关的祖师,虽然被追认为某宗祖师,只能算是“学派道教”时期的祖师。与真正创宗立派的宗祖(实际创始人)不能相提并论。而《陕西:中国汉传佛教祖庭研究》与《中国汉传佛教八大宗派及其祖庭文化丛书》等书,多将“学派佛教”时期的祖师或所居寺院作为隋唐时期创立“八大宗”的宗祖与祖庭(尤其是祖庭),这有悖于历史事实。据吕澂先生《中国佛学源流略讲》、赖永海先生主编《中国佛教百科全书·第四卷·宗派卷》、田真先生的《世界三大宗教与中国文化》等书载,天台宗的实际创始人是智者,三论宗的实际创始人是吉藏,律宗的实际创始人是道宣,唯识宗(法相宗)的实际创始人是玄奘及弟子窥基(从祖尉迟恭),华严宗(贤首宗)的实际创始人是法藏,禅宗的实际创始人是慧能,净土宗的实际创始人是善导,密宗的实际创始人是不空。为了准确区分,中国佛教八大宗派实际创始人,应称为宗祖,即创立宗派之祖。而八大宗派实际创始人的早期祖师,虽然因师承关系而奉为宗派某代之祖,其实应称某宗派之祖师,因八大宗派的历代祖师,大多生活在魏晋南北朝的“学派佛教”时期,虽有渊源关系,但不能与宗祖的历史地位相提并论。

(三)宗派与支系的关系

宗派与支系的关系是指佛教宗派创立后的分支,并不包括以前的学派。中国佛教八大宗派除三论宗、净土宗、密宗(未包括西藏密教)外,其它五宗均有分支;这是创立宗派后的源与流关系。天台宗有天台国清寺、当阳玉泉寺、天台高明寺三系,山家、山外两派;律宗有南山、相部、东塔“律宗三家”;唯识宗(法相宗)分圆测学系、窥基学两系,禅宗有五家分灯:沩仰宗、临济宗、曹洞宗、法眼宗、云门宗。少林寺属曹洞一支。其中临济宗,分出黄龙、杨岐两派,合称“五家七宗”。如天台宗,天台国清寺本系是天台宗的主干,虽有易教为禅之时,但从“九祖相承”到“十七祖相承”,仍是天台宗千余年传播的主渠道。

这当然也包括智者大师当年亲自为报生恩而亲自创建的荆州当阳玉泉寺系,智者大师在荆州的传法,为天台宗的发展培养了一批优秀的僧徒,见诸《国清百录》《佛祖统纪》里的高僧有志果、法才、法璨、道慧、道臻、法偃、义邃等十多人,其中在《佛祖统纪》中有传记的就有道悦、行简、道势、法盛、法论等诸人。在荆州传法期间,智顗在当阳玉泉山创立玉泉寺,除天台山外,智者大师顗建的最重要的寺院,被誉为 “荆州丛林之冠”。 智者大师在此宣讲的《法华玄义》《摩诃止观》等天台宗主要经典,完成了天台宗创立宗派的主要理论体系。

入唐后,自灌顶圆寂后至八祖玄朗的百余年间,天台山本系曾一度沉寂。而荆州阳玉泉寺系,则形成了天台宗的“荆南正法”。李华《荆州南泉大云寺故兰若和尚碑》云:“昔智者大师,受法于衡岳祖师,至和尚六叶,福种荆土,龙象相承……荆南正法,大士相传。 灌顶尊记,乃吾师焉。”其中尤以玉泉道素、龙兴弘景、扬州鉴真、兰若惠真、衡山承远、庐山法照等为著。恒景,湖北当阳人。 弘景在当阳玉泉寺随智者大师学止观法门;唐武后和中宗时期,曾三度被诏入宫廷接受供养,深受“帝室尊奉”,成为“国都教宗”; 弟子鉴真东渡日本,既弘天台,又弘律宗,为中日文化交流作出了重大贡献;弘景之后,在荆州传承天台宗“荆南正法”的是兰若惠真。

据李华《兰若和尚碑记》,惠真是南阳人,年十三于西京开业寺出家,曾计划走海路往天竺取经,后在海上遇义净三藏被劝回,后到荆州随弘景学天台教义。弘景十分赏识惠真,“欲以上法灵镜,归之和尚”,奏请皇上,请“京辅大德一十四人,同住南泉,以和尚为首”, 惠真在荆州南泉建兰若居,“躬行勤俭, 以率门人”,过着“食止一味,茶不非时”的生活,保持了天台禅僧的本色。师子国(今斯里兰卡)僧人目加三藏拜谒惠真后,发出感叹道:“印度闻仁者名,以为古人,不知在世。”可见惠真声名却是早已远播印度了。

衡山承远是兰若惠真之法裔,年二十四往荆州(今湖北江陵)玉泉寺,依止兰若惠真出家学天台,奉师之命往湖南参访。越洞庭湖过湘沅二水,到达南岳衡山,在天柱峰的朝阳地带止栖。又赴广州依“慈愍三藏”慧日,得以传授修持净土深妙法门。后回南岳衡山西南之岩石下置茅舍,内奉经像,号“弥陀台”。唐代宗曾“南向礼之”,并先后赐其道场“般舟道场”之号,“弥陀寺(今为祝圣寺)”之额;贞元十八年入寂,世寿九十一,柳宗元为撰碑文。弟子千余人以法照、日悟等为最著。奉为净土宗三祖(《佛祖统纪》卷二十六、《净土圣贤录卷三》)。庐山法照,俗姓张,少时舍家为僧,初居庐山,结西方道场,大历二年(767)慕承远名来南岳,师)

事承远十二年。后在五台山以天台教义融于净土法门,创“五会念佛”法,大历末年(779)奉诏入长安,入皇宫教宫人五会念佛(五百人为一会),唐代宗李豫奉为国师,赐号“供奉大德念佛和尚”、“五会念佛法事般若道场主国师”。唐德宗李适赞法照曰:“性入圆妙,得念正真,悟常罕测,诸佛了因。”后尊为净土宗四祖(见《宋高僧传》卷二十一、《净土往生传》卷下)。

由上可见,荆州玉泉寺系在初唐、盛唐、中唐,确是僧才辈出,在东京(洛阳)、西京(长安)两京影响深远。而天台山国清寺系自灌顶寂后,异常沉寂。直到中唐九祖湛然中兴,天台宗才重兴于东南。

天台宗自南宋建炎四年(1130),禅僧真歇清了奉敕入住国清寺,“易教为禅”;遂成“禅宗十刹”之一,出现了“教禅之争”。元世祖间,天台宗高僧性澄湛堂“乃不远千里走京师,具奏(国清)寺建置颠末之由,元世祖赐玺书复之,还国清之旧制(明释如惺《明高僧传》卷一)”。明洪武二年(1369)太祖朱元璋诏请禅宗名僧昙噩住持国清寺,又复为禅寺。明代天台宗高僧传灯感慨祖业凋零,国清寺又沦为他宗道场,遂于万历二十四年(1596)秋,募修高明寺宇,辟幽溪讲堂,筑楞严坛,重立天台祖庭,名士屠隆为之作《新建天台祖庭记》,此记认为传灯重立天台祖庭,“嗣智师之法衣,弘台宗之绝响”,“上弘祖法,下烁群蒙”,使天台宗再盛于东南,其功“庶几章安(明传灯《天台山方外志·文章考》)”。传灯不仅重立天台祖庭,而且撰写天台宗谱系《灵山正脉》一书,详细叙述了从释迦牟尼佛开始,历代祖师相传的天台宗法脉传承世系,并以他的师父百松真觉法师为开始,推演了六十四字的法脉传承辈分。明末智旭私淑天台宗,称“天台在,佛法在!天台忘,佛法亡!”(智旭《燃香供无尽师伯文》,载《灵峰宗论》卷八之三)故高明寺系下尚有天台灵峰支派,并延续至今。此外,高明寺系尚有午亭正时支派,明以来一直流传于浙东温、台一带。高明寺系辈分排行,见清代守一空成重编的《宗教律诸家演派·天台教观》(载《卍新纂续藏经》第 88 册)。

(四)祖地与祖庭的关系

祖地就是祖师地,即每个宗派创宗者的早期祖师的弘法地。祖庭是指佛教宗派实际创始人于此形成最后宗派思想体系,创宗立派、并有传播海內外法统的根本(最主要的)道场。根本,《说文解字》曰:“木下曰本。”根本,指事物的本源、根基,即最主要的部分。因而每个宗派的祖庭就只有一个根本道场,也就是最主要的道场。根本道场就是每个宗派的祖庭。而李利安先生主编的八大宗丛书,每个宗派的祖庭都多达四五个。如李媛《一念三千天台宗及其祖庭》一书将天台宗祖庭分天台山诸寺、其他祖庭两类:天台山诸寺列国清寺、高明寺、真觉寺;其他祖庭列光州净居寺、金陵瓦官寺、荆州玉泉寺、新昌大佛寺;共列七个祖庭。

其中国清寺是天台宗的根本道场,高明寺是明万历年间的天台宗支系道场,真觉寺是智者大师的肉身塔所在地;其他祖庭所列河南光州净居寺,则是智者大师向师父慧思学习法华思想,悟“法华三昧”的祖师地,也就是天台宗的早期祖师地之一。据唐道宣《续高僧传》卷十七载,慧思于三十四岁时(548)在兖州讲禅法,因徒众人品复杂,时生是非,遭遇邪师的猜忌谋害,从此中止北游,率众南行。先到信州,后入郢州,随地应请讲说大乘。

梁代承圣二年(553),率众再向南行,到了光州,翌年(534)入住大苏山,在开岳寺、观邑寺讲《大品般若经》,信众日增,因此发愿写造金字《般若经》,四十四岁时(558),于光城县齐光寺实现了写金字经本并贮以宝函的心愿。后创立天台宗的智顗,就是在这时不避战乱,远来光州师事慧思的。慧思在光州游化历时十年,于陈光大二年(568)带了徒众四十余人前往湖南、入住南岳。据《南岳十八高僧传》载,陈光大初,慧思领徒至祝融峰侧建阁,作为上下经行听法之所(:隋大业年间初,改建为寺。以其“敕建”,故名“上封寺”)。后陈主迎他到陈都建业(南京),住栖玄寺,讲《大品般若》。陈太建九年(577),他特从祝融峰顶下来,住南岳半山道场,大集徒众,劝修法华、般舟三昧。慧思因居南岳多年,因称“南岳慧思”。慧思居住过这么多寺院,且天台宗实际创始人是智者大师创立天台宗,因而称“学派佛教”时期的光州净居寺作为祖庭之一,于情于理都讲不通。荆州玉泉寺虽为智者大师所建,《佛祖统纪》亦视为天台宗旁出支系;金陵瓦官寺不过只是智者大师在讲过经而已;新昌大佛寺只是智者大师的圆寂地。天台真觉寺是智者大师肉身塔所在的塔院,故又称智者塔院。

汤用彤先生在《中国佛教宗派问题补论》(载《北京大学学报》1963年第3期)一文中指出:“天台智者领党徒甚众,颇受陈隋两朝帝王的优遇。晚年在天台传法, 其时已为僧众立制法, 规定借众在宗教生活上的程序及种种罚规 (见《国清百录》卷一、卷七))。 此外并制定“忏仪”(同书卷四、五、六)) 俨然为一代教(宗)主。 禅宗人也承认智者是天台教主(见《传灯录》二十七)。

而天台教(宗)是有创始人、有教理、有教规、有修行方法、有徒众的集体,形成佛教中很大的一个教派。特别在江浙一带,其道大行。”汤用彤先生这“五有”定义概括,既适用于宗派,也适用祖庭。创宗如王朝,祖庭如太庙。只有建立王朝,定鼎都城,方能建立太庙。太庙只建于都城,并非随地可建。同理,天台宗未创立宗派前,何来祖庭?汤用彤先生又指出:“中国佛教教派兴起,有的由学派进而为教派如三论宗;有的新兴教派如天台宗;其主要标志,实为道统之争……中国佛教的宗派有种种的专门著作,如《智者大师别传》,是一个宗派创始人的传,《国清百录》则是宗派寺院的档案汇编。最可注意者是宗派的师资查相承的传记,如《天台九祖传》(载同上)。”因而,天台宗祖庭在天台山,国清寺才是符合以上条件的天台宗根本道场;这才是名至实归!故中国佛教协会官网上佛教八大祖庭中的天台宗惟一祖庭,仍是天台山国清寺!

唐宋间,天台宗以国清寺为根本道场向海内外传播,玉泉寺系向两京(长安、洛阳)传播,湛然苏州弟子行满在南通如东建立了国清寺,作为海上传播的一个中心,圆仁曾于此逗留一个多月,等待批准求法天台山的公文。今在其掘港遗址上出土了上千件文物,这也是天台山国清寺系在国内传播的实物例证。同时还宗风远播至日本、朝鲜半岛。

唐贞元二十年(804)九月二十六日,37岁的最澄带着弟子兼翻译义真人唐求法,来到台州谒见刺史陆淳。时天台十祖道邃应陆淳之请,于台州龙兴寺开讲《法华经》与《摩河止观》。最澄从之受法。十月七日,最澄登上向往已久的天台山,师事佛陇定慧真身塔院(即真觉寺)座主行满习天台教义。行满赠与《摩诃止观》等天台宗主要经典。十一月五日,行满与最澄同下佛陇至台州龙兴寺。自十一月五日至翌年三月二十五日离开台州的近140多天里,均居此寺研习天台教观,抄写天台教典。三月初二夜亥时,道邃为最澄等27位中日国僧人同受菩萨戒。最澄《天台法华宗传法偈》(载《传教大师全集》第五册)与日僧仁忠《叡山大师传》对天台求法均有详细记载。最澄回国后在比叡山延历寺(亦称天台山国清寺),创建了日本佛教天台宗。

北宋元丰八年(1085)高丽高僧义天入宋求法,翌年(1086)在杭州弟子并主客杨杰一同从天竺寺高僧从谏听受天台一宗经论,从谏为义天等授说天台教法,并以手炉、如意相赠,又制诗一首以送别。是年四月,义天到达天台山,登定光、佛陇,瞻仰祖师弘法遗迹,并亲笔书写发愿文,于智者大师肉身塔前宣誓:“尝闻大师,以五时八教,判释东流。一代圣言,声无不尽。本国古有谛观者,传得教观,今承习久绝。予发愤忘身,寻师问道,今已钱塘慈辩讲下,承禀教观。他日还乡,尽命传扬”。杨杰志之,沙门中立为之竖石。五月上旬,义天自天台山至明州(今浙江宁波市),十九日,自定海随本国朝贺回使船还国,越十日,至廿九日还至本国礼成江。宣宗奉太后出奉恩寺以待,迎接导仪甚盛。义天于高丽肃宗二年(1097)在今朝鲜开城建立了国清寺,创立了高丽天台宗(即今韩国天台宗)。

日韩天台宗所在总本山寺院,均称天台山国清寺,分别以天台山国清寺为祖庭。今国清寺内分别建有中日祖师碑亭与中韩祖师纪念堂,这是中日韩天台宗祖庭的最主要的标志性建筑。2017年11月18日,中日韩佛教天台宗三国长老齐聚天台山国清寺,共庆佛教天台宗祖庭诞辰1420周年。据中新社报道,日本天台宗宗务总长杜多道雄告诉记者杨韵仪,中日天台宗近时期来的交流始于1964年,日本延历寺获赠祖庭国清讲寺的《妙法莲华经》。以此为契机,1965年日本天台宗使节团朝觐了祖庭国清讲寺,此次断隔许久的首次访华被深深铭记在了两国友好交流史册中。杜多道雄说,日本天台宗分庭立有“天台宗永永流传”的碑文,即表示“中日两国天台宗、佛教友好交流世代永传”。韩国天台宗元老院长田云徳也告知记者,古往今来,祖庭天台山国清讲寺和韩国佛教天台宗之间存在着不断的文化交流,传承着历史友谊,祈愿通过这一“黄金纽带”,使中日韩天台宗的影响力和作用能进一步扩大。天台县委书记管文新希望祖庭国清讲寺,能继续谱写天台宗传承发展的新篇章,助力打造台州“和合圣地”。

至于黄凯的《不二法门三论宗及其祖庭》一书称“西安草堂寺是中国汉传佛教三论宗的祖庭”,理由是三论宗的经典《中论》、《百论》、《十二门论》“三论”系鸠摩罗什居此寺所译而故称。鸠摩罗什也翻译了《妙法莲华经》,这是天台宗创立宗派的根本经典,故天台宗又称法华宗。未见哪一部中国佛教史或天台宗专著有将草堂寺列为天台宗祖庭的。

由上可知,佛教宗派祖庭是集惟一性、开创性、宗派性、根本性于一体寺院。惟一性如太庙,开创性指创宗立派,宗派性指海內外传承法统,根本性指最主要的道场。理解了“祖庭是指佛教宗派实际创始人于此形成最后宗派思想体系,创宗立派、并有海內外传播法统的根本(最主要的)道场”这一概念,李媛《一念三千天台宗及其祖庭》等书所列光州净居寺、金陵瓦官寺、荆州玉泉寺、新昌大佛寺等所谓“祖庭”,根本不值一提了!

2018年7月21日凌晨3时50分成文于古海门枫南寓所

END

信息来源:人禾馆